No2“不粘锅教父”踏上不归路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3cr13buxiugang.com/,斯帕尔队

经德拉克罗提拔,戈迪出狱后成为甘比诺家族主要帮派“伯根”的正式头目。在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中,此时的甘比诺家族仍然实力最强,但内部已经初显裂痕。

戈迪坐牢期间,甘比诺家族原“教父”卡罗尔甘比诺因病去世,传位给妹夫保罗卡斯泰拉诺。作为安抚,一直担任“二老板”却未继位的德拉克罗留任原职,获得近一半实际控制权。自此,甘比诺家族内部形成“分而治之”局面:“家长”卡斯泰拉诺指挥13个帮派,“二老板”德拉克罗控制着另外10个帮派,两人是堂兄弟。

到20世纪80年代,戈迪在甘比诺家族影响日渐增强,成为联邦检方重点调查对象。除了敲诈勒索等罪名外,戈迪及其手下在1985年还被指控贩卖毒品。这一消息令卡斯泰拉诺大怒。作为甘比诺家族“教父”,卡斯泰拉诺曾明令禁止手下参与毒品生意。他担心,毒品买卖过于危险,一旦手下因此被捕招供,极易招致联邦当局严查,威胁家族生存。

为平息“家长”怒火,戈迪委托“二老板”德拉克罗求情。事情尚无结果,德拉克罗却因癌症去世。两个星期后,卡斯泰拉诺及其新任“二老板”暴尸街头。在曼哈顿第三大道附近的“火光牛排屋”门前,两人遭多名枪手击毙。多年后,戈迪的手下格拉瓦诺作证,戈迪当天与自己坐在一辆汽车里,目睹卡斯泰拉诺遇袭全过程。

戈迪和妻子常年居住在纽约郊外的霍华德海滩,与两个女儿和3个儿子住在一栋普通住宅里。1980年3月,戈迪12岁的儿子弗兰克在门外骑自行车,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,肇事司机是邻居约翰法瓦拉。法庭裁定,这起意外纯属交通事故。4个月后,当戈迪夫妇在佛罗里达州时,有人看见法瓦拉被人打昏、扔进一辆货车,自此再未出现。尽管戈迪否认,但法瓦拉失踪被认为是他一手操纵。

成为甘比诺“家长”后,戈迪频繁出入位于纽约皇后区的老巢“伯根渔猎俱乐部”。每天中午时分,他在众人簇拥下走进俱乐部,直接坐到屋里正中的一个理发椅上。接着,戈迪一边让人给自己洗头、理发并吹干,一边向手下发号施令。

接近傍晚时分,他乘车前往德拉克罗曾经的“总部”所在,位于桑树街的“咆哮夜俱乐部”。在这里,戈迪与家族高层成员会面、谈生意。格拉瓦诺称,戈迪要求家族各帮派头目定期在此与自己会面,最多时每周开会4到5次。

戈迪当时背负多项检方罪名,但屡屡逃脱指控。多亏“咆哮夜俱乐部”的定期例会,检方得以掌握戈迪的罪证。在俱乐部上层的公寓内,联邦调查局技术员安装了。连续数月监听之后,检方摸清了甘比诺家族架构,收集到戈迪及其同伙的罪证。

1992年4月2日,联邦法院宣判,指控戈迪敲诈、谋杀、同谋、赌博、税务造假和阻挠司法等13项罪名成立,判处无期徒刑。站在被告席上的戈迪一脸冷笑、双臂抱胸听取宣判。当天,他被飞机押送前往伊利诺伊州,关入看守最严的联邦监狱之一。

2002年7月10日,戈迪因为头部和颈部患癌症在狱中医院去世,终年61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